dimnausea

thank you.

“幸福感这种东西,会沉在悲哀的河底,隐隐发光,仿佛砂金一般。”

对于未知事物无计可施的冲动
就像是被炫目光芒吸引的昆虫
在阳光下该飞向何处

早晨的阳光在窗户外转悠
因为房间在背阴处
所以没能体会到“太阳晒屁股”的安详
但屋顶上传来斑鸠的叫唤
我又感到温暖

疾驰

    就连失意的时候 流浪在家附近的野狗竟也看我不顺眼,最近屡次走过出门的必经之路,它总会突然从角落蹿出来,露出张凶残狰狞的嘴脸,给我看它那长得歪三扭四的锐利尖牙,逼近过来狂吠不止。现在回忆起这副样子,倒却越发觉得它像个表现力极强的小丑。
    不过可笑的是,我每次都会被吓到,甚至有时还会发出惊呼。
    最终我认定了它是故意这么做的,至于原因,我想大概是因为其他行人的一举一动不能引起它这样的行为,观察过了,它是故意的,为什么呢?我还是头一次去猜测犬类动物的思想,我以为它们大多数都是单纯可爱的,但是似乎并不如此。
    大概是吓唬我乐在其中吧,不想去思考了。

我该如何表达

平凡的日子
我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
相同的地点
处在不同的人群中行走
与素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
滚滚人流中 思绪混乱
耳边嘈杂聒噪 汽车伴随着鸣笛声疾驰而过
当我试图理清认知的条理
挫败感它蓦地升起 逼迫着混淆我的感受
我所听到的不真切 我所看到的也不真切
而这不真切 似乎都触及到鲜活的事物
到底是厌恶之物的不真切
还是喜爱之物的不真切呢
我一直都未想通过

河边 在河边时我常常会感伤
尤其看到日落黄昏的残影 心中的情感总会想要迸发而出
迫不得已 又是迫不得已
种种借口 都让我咽下这难忍万分的反胃感
何故 多愁善感的年龄 脆弱的自尊 心灵忏悔 消除宿业都无法摆脱的罪恶感
何故

复杂的感知像子弹般极力贯穿我的咽喉
脓血藏在深处不见光日